阿那个瑶

妹子拯救世界!

好了,捞到博多了,弟下城毕业万岁!统计一下这次一共挖到10只包丁,8只信浓,7只后藤,一只博多,。好的后面的时间可以悠闲地肝了…目标博多二号机?其他f4达到12只?本来每只12只就可以有f4 48了但是看博多的掉率不行啊…

立个flag,出博多就产粮,产战刻夜血深夜食堂paro,(捂脸以上根本没有联系但是不管!博多啊!)

【全员亲情向】暗黑本丸卖TOU记(1)

“所以,因为限锻坠机本丸破产,阿鲁几您打算把我们卖掉?”这座本丸的初始刀歌仙兼定正坐于和室中,直直地盯着你,脸上的表情和得知自己得连做一个月的马当番,或者在战场上被敌军打出了真剑有的一拼。

    

 你后背一凉,感觉下一刻就要进入本丸暗堕,自己作为粪婶被刀剑们捅肾的柴刀结局,只得拼命抱着自家初始刀的大腿解释道:“不是真的卖刀歌仙你听我解释!是仙//人//跳啦仙//人//跳!我们串通好找到冤//大//头后就卖刀收钱后你们自己跑回来啊!”

歌仙深吸一口气,勉强按住自己暴起的脾气,把头扭到一边用轻轻的,但是你绝对能听到的声音嘟囔着“一点也不风雅之类的话”一边把你的双手从自己的大腿上撕下来,然后打算同你闹变扭并且理直气壮地逃种田番。你急了,拿出咸鱼生平罕见的机动翻滚着横在了和室的门口,涕泗横流地哭道“上头变天换ts了!”“一直刀帐-1-1-1-1啊!”“毛毛啊毛毛啊!三千圈也不见一根毛啊!”“没有内番围裙,没有的,不存在的”之类的胡话。初始刀只得叹了口气,他知道你不坏,锻新刀与其说是为了自己的强迫症,不如说是为了本丸这一大家子能够开心地团聚。然而就算自己不擅长计算,看着那堆见底的资材也明白自家本丸所面临的危机。更不要说想到自家阿鲁几那联合刀剑付丧神卖刀仙//人//跳的馊主意,歌仙只想摇头。

 

     “总之,阿鲁几,请先由我以近侍身份召开全员的军议,大家一同集思解决我们本丸目前的危机,您看可行?”你疯狂地点头,热泪盈眶地握着自家歌仙的手,仿佛握着自己的老父亲。

 

 

 

       “......以上,就是我们本丸目前的情况。”你像一只鹌鹑一样忐忑地缩在主位,低着头听歌仙细细说完本丸危机的始末,期间近侍大人为了保证参与军议本丸全员能够“风雅而严肃地进行讨论”,暴起打翻了迟到的某大太刀,迷路的某太刀,试图为大家提供奇怪茶点的某太刀,并救下了被某搞事太刀不停喂茶点的某打刀,等等艰辛让人闻之落泪。当然,如果忽略下首“不风雅之辈”身上的青紫,这场军议还是足够严肃,成功的,可喜可贺可喜可贺。

 

         “所以阿鲁几你竟然想卖刀吗!真是吓死我了!看不出来啊阿鲁几你给了我们一个了不得的惊吓啊!”顺着自己被吊在房梁上的绳子,鹤丸兴奋地在上头左右晃悠,“买刀那家冤//大//头发现刀剑跑了也肯定会吓一跳的!不过如果被当成单纯的失//窃那就太平淡了呐!得再惊悚一些,最好在那人的眼皮子底下来场大的!嗯!可得好好想想怎么来一场让人印象深刻的惊吓!”

 

       该说真不愧是鹤丸吗,最先接受你的馊主意并且决定来场大的搞事,就在你发愁的时候,你感觉自己的衣角被一只小手轻轻地扯了扯。你回过头,发现小夜已经收好了一个小小的包裹,正坐在你的身边,仰着头眼睛睁地大大的,“阿鲁几,能不能不要卖歌仙和哥哥们,经济有问题的话就卖我吧。”

 

       你的良心瞬间被暴击了。看着左文字家的两位兄长没法下手只得一左一右抱着死死抱住小夜痛哭的歌仙,你的背后一凉,感觉下一刻就要进入本丸暗堕,自己作为粪婶只得切腹赎罪的自杀结局,你弱弱地伸出手“不,我不是,我没有,小夜,大家你们听我解释!”

 

TBC

 

趁着假期的尾巴写这个毒脑洞,不知道为什么写成第二人称......总之婶婶不会卖刀啦!刀们这么可爱怎么可以卖!好不容易刷出细川组回想的我超级心疼歌仙小夜啊!真的都是刀......不过这篇文是糖!是糖!不光是刀剑之间的亲情也有刀婶之间的亲情!左文字家,伊达组,虎彻家,粟田口家,等等我都会写到的!厚脸皮打个TAG,请多指教(笑)

 

    

飞碟社很懂么

活击药第八集被马舔的时候那个画面真的可以做成gif了……没错那匹马被我附身了!完全是我!是我!

关于国服一次开一把极短的脑洞记录

       这个问题源于我做的一个梦,梦见自己穿成信长了,某天一开门就听见YO!大将!我来你这里修行了请多指教!我本来还挺高兴的,结果连着无数天开门都是同样的YO和同样的药研。成千上万的药研背着包袱来我这里修行,我毕竟是前主不能让他们流落在外啊。可是一次来的药研太多了织田家都快被吃空了,穷的没钱上洛我心里那个急啊,都想把宗三和长谷部卖了换钱了(宗三&长谷部:喵喵喵???)重点是不管我到哪里都有药研在以修行跟着,就算上厕所一抬头房梁上都挂满了药研。出来还发现药研们在写信回去,我随手拿起一封看上面写着“信长也是个普通人,今天也很普通的去上厕所并且因为便秘多呆了半个小时”,气的我去火烧寺庙了,回来就把所有药研的书信都收集起来把厕所和便秘统统划掉只留普通人之类正常的话,问题是药研太多了信怎么划都划不完,最后我实在是太气了就愤怒的吼了一句一起在本能寺同归于尽吧混蛋们!
     然后梦醒了

b萌战今天是死亡组啊…鹤和堀川分到一起了

各位婶婶们!请不要分票!请投鹤!现在两位都十分危险!前面还有赤司这位劲敌!大家请投鹤!请先尽力保一位好么!😭我们努力让姥爷走远一些好么!

b萌战求投乱酱吧!

男子组32E3的票数十分接近啊!乱酱差200多票晋级啊!大家有空的求投票啊!

【三明婶】吃自己,自行车R18注意

                                                  吃自己

   【原文来源于 @朝夜 太太的三明婶及其吃自己的日常梗,我只是顺着梗开了个自行车,感谢太太的三明婶,顺便表白绿想和绿结婚(爷爷??)】

【同人,两人恋爱关系已确定前提,玄学看爷婶文的时候真的54出爷了所以奉上祭品】

     泷川绿:今晚我不做饭了,你吃自己吧。

     三日月听到绿的话,意味深长地用他那双能勾死人的眼睛上下打量了他,然后就如平常一般打着哈哈说着甚好甚好,然后开始脱他那身繁复华丽的,刚从剧组带出来得人伺候才能穿上的好衣服。绿不给他帮忙,自然是脱的一团乱。绿也正在赌气,也乐得看他的笑话,然而,这笑话看着看着就不对了,眼前的三日月明显脱得过分了。不提露出的不科学的腹肌(天知道他那么宅还饮食不规律怎么练出来的),那平时藏在高领里的脖颈和锁骨也让绿一边脸红心跳的唾弃自己的抵抗力,一边警铃大振。三日月笑吟吟的,仿佛特意放慢动作一般用牙咬着中指尖脱下了那双黑手套。绿这时脑子里什么都没法想了,她早就知道这个人好看的天怒人怨,但是近距离看到这些,冲上头脸的热让她眩晕,口很渴,不由自主吞咽的咽喉出卖了主人的心思。三日月注视着绿,然后开始舔舐他自己的指尖,就像是平日里享受新出的茶点一般,鲜红的舌尖像羽毛一般从修长好看的指缝间划过。“哈哈哈,有点咸呢,小姑娘要来尝尝吗?”绿克制住自己尖叫的冲动,颤抖着指着三日月问他干什么。三日月眯着弯弯的眉眼,理直气壮的说“当然是小姑娘不肯喂饱我,我只好吃自己啦,不过平日里麻烦小姑娘多多,今天小姑娘过来一起吃也是可以的哟。”说罢这堪称流氓的话语,三日月大大方方地用手开始抚慰自己的下身,“哈…….毕竟还是大点好,不是么,嗯?”绿陷在沙发中,一动不能动。只怪三日月长得太好,这般限制级的画面无论背景如何都美的像是教科书般的情色片,他好看的手,滚落他乳首的汗珠,他光风霁月的嗓子放低了的呻吟,空间里的氧气仿佛都被抽走了,世界上的颜色仿佛都落于三日月宗进这个得天所爱的人上。“小姑娘也饿了吧,嗯?”三日月向绿伸出手,“到我这里来…….有句话叫秀色可餐,我对于自己还是有些自信的哈”绿被牵引着落到他怀里,溺毙于他眼底的月色,然后吃了个饱(不许说我烂尾!)


真的,UFO社你放过切叔好么!他是老实人啊!求放过啊!!!!!

活击第四集

不得不说制作组真的懂…药总腿的特写特别多prprp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