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那个瑶

妹子拯救世界!

我为什么喜欢龙妹的刀

给最棒的神仙龙妹 @瓷卿  算是补给我最喜欢的《阿嬷》的长评


今天看微博看到一句话,生物的任何感觉都可以麻痹。花闻久了会慢慢闻不到。但有一种感觉永远也不会,就是痛苦。痛觉是生物生存的根本。


恍然大悟。


看龙妹的刀文,我能感受到自己是活着的。


虽然有句话说生活本来就很苦了,看点傻白甜吃点小甜饼,就不要再看文给自己找虐了。有段时间我也是这样的,看过虐文之后哭的不行,被刀怕了下定决心躺在甜文堆里不起来了,但是一猛子从蜜糖里扎起来,生活还是苦,而且嘴里的糖越嚼越腻,怎么说,快乐甜宠都是角色的,你这个现在一脸姨母笑的社畜别说明天早起搬砖了,今晚加班都不一定能睡觉。


这时候给自己一刀吧。


短小精悍,回味无穷,特别是刀口上的那一抹糖,伴着血就是祭典上摔碎的糖苹果。我这个被生活日得麻木的社畜就在心头给狠狠地扎了一针肾上腺素。看到这里请别跑,我不是抖M也没坏掉,我只是非常清醒而已。


我很清醒生活很苦,我很清醒自己要面对这些勇敢地走下去。


因为我相信,有苦才有甜。

我还能感到痛苦是好事,因为我清醒地活着。


啊啊啊啊啊啊!我写这篇东西的目的是吹龙妹的刀啊!我要回去正题啊!(疯狂甩头)


先从《阿嬷》这篇文说起吧,我一开始是想打猫猫的,结果发现是我把标题张冠李戴了,无他,我对那篇文中光忠婶养的独眼猫猫印象太深刻了。我得说,这篇文是我心中龙妹刀糖文的最爱。压切婶带嫁刀回娘家,最爱的阿嬷一脸慈祥,脸上全是岁月留下的皱纹,养一只独眼的猫,烧的一手好菜。年轻时的证件照却是一脸严肃,坚毅而刚强。


阿嬷希望你幸福,压切婶是幸福的,那么光忠婶的阿嬷呢?


我坚信她是幸福的。


我真是爱死了一方死亡设定了(暴露了奇怪的东西)


活着比死亡更需要勇气,笑着去继承比哭着逃避更需要勇气。


光忠婶活着继承了嫁刀的手艺,还养出了一个可爱出色的女儿。时光把她打磨地睿智,包容,看破却不说破,以亲人的身份,以前辈的身份,送出的唯一一句话是祝福。


阿嬷真好我要吹爆她!写出来这样的阿嬷的龙妹是神仙!


因为是幸福的,因为被爱着,所以生活的刀砍过,仍然能够稳稳地,直直地走下去。


生活超苦的,但是我不怕,我可以继续下去。


应该就是这种感觉吧。


因为刀,所以糖更甜,因为刀,所以糖更真实,因为刀,所以龙妹是神仙!(我就是要吹爆!)


龙妹!你有写刀的天赋真的!!!!!相信我啊!!!


在半夜劫持()审神者到底是哪里出问题了

以下内容来自于  @口八 太太的审神者劫持梗的沙雕延伸,评论里脑补后还是忍不住撸了一个出来,原梗在此,我不保留此篇同人梗的任何权利,顺便表白太太!!!!


.......以上就是梗设,你需要在半夜进去本丸找到婶婶的寝室,然后劫持婶婶,以方便后续刀们恨得咬牙切齿却不敢轻举妄动的剧情,怎么样,是不是很简单?


......所以我叫什么?


啊不用在意那些细节,你就是一个炮灰NPC,一切为刀婶狗粮存在的,不过这篇文里你是主角,嗯,就叫汪酱吧!


真的很随便啊喂!而且听起来是个幸运E啊!


哎哟没人在意你的感受啦!走你!



1. 在半夜劫持(氪金)审神者到底是哪里出问题了


......话说开局我不是应该粗现在婶婶的寝室么?或者再不济也有金手指地图指路啊?为什么还要有具体的寻找寝室到底是哪一间这种剧情啊!!!!话说这位可真能氪啊!这绝对是刀位氪到上限了吧!原来刀位对应房间的二设是真的啊!!!这样一个一个摸进去天都要亮了啊!而且摸进太刀大太刀的房间还好,摸进短脇房是死得快么!!!!我放弃!这个剧情没法继续啦!


氪金婶,完胜(发生了啥?)


2. 在半夜劫持(兔子)审神者到底是哪里出问题了


......这次确实是直接传送到婶婶房间了没错,可是婶婶人呢?这里除了生发水和假发什么都没有啊!什么?这个婶还在外面肝?这都几点了难怪变兔子啊!散了散了,婶级三百的大兔子打不过打不过。


兔子婶,完胜(呵,辣鸡)


3. 在半夜劫持(寝当番)审神者到底是哪里出问题了


......大哥有话好说!对不起打扰了!!!!那个我没看到!我什么也没看到!卧槽居然不止一把刀!!时政药丸啊!这个本丸为什么还没被和谐!卧槽居然有短刀你这个婶的作风很有......嗝


寝当番婶,完胜(嘘)



4. 在半夜劫持(敌)审神者到底是哪里出问题了


......这是送命题吧,看看那边的柯基!看看那边的枪爹!我选择死亡!


敌婶,完胜(呵呵)



5. 在半夜劫持(检非)审神者到底是哪里出问题了


这跟上面那个敌婶的剧情发展根本没有实质的差别好吗?梗玩多了会腻的好吗??????走了走了下一个!


那个,其实你没搅合历史的话我也不会对你怎么样啦,但是正确的历史是你要来本丸劫持婶婶也就是我,所以如果你不动手我就不好意思了是吧。


???????那边的枪爹别动,好好我劫持!我配合!......爸爸我们还要多久QAQ


没事啦我们还要过三天两夜啦,放轻松,悠闲一点就可以了。


QAQ


检非婶,完胜(这段历史维护的不错,嘻嘻)


6.在半夜劫持(长久未归)审神者到底是哪里出问题了


.......大哥有话好说!!哎?你们婶婶在哪里?这个,对不起,我拿到的剧本只是来她的房间劫持她当然最后不会成功地大哥你别激动!那个对不起,我真的不知道你家婶去哪里了......哎?她会会回来的啦!你看每个剧本都要有婶婶对不对,她肯定会回来的啦!不然剧情没办法发展下去的,嗯,帮你们说一声,好的。


长久未归婶,你家刀在等你呢,我还等着吃狗粮呢,汪。


看到新出的源氏长条棍趴,兼棍趴和爷趴,我在爆笑官方魔性傻叼的同时突然脑补了一个了不得的惊吓,这些长条棍如果是真实刀男化形(抱歉化形这个词很奇怪但是我一下想不到其它贴切的词了)的外貌呢!!!仔细一想刀不就是长条形瘦长瘦长的么!而且刀身对应人身身子确实会像趴趴那样的比例啊!而且阴谋论一下,时政发现召唤出的付丧神从炉子里面出来是这种形状,发愁招不到婶婶于是虚假宣传,到现在才开始一批一批做长条趴趴让大家先有心理准备,以免真婶婶发现货不对板然后心灰意冷回老家种田……不过摸着良心,我也能说,嫁刀就算真是棍状,我也永远爱他,笔芯,么么哒((٩(//̀Д/́/)۶))

【翻译】同人界粉丝圈:一则值得警醒的故事

这份需要转载,提醒自己存好友……

别笑:

我的文欢迎大家随手存档,虽然我自己也有存档,但因为习惯不好容易有错漏,整理出txt分享一暂时没有精力二也似乎现在的网盘也都需要审核,各种平台日后的限制、屏蔽情况不可预测,也许未来会有我问大家求文档的一天_(:з」∠)_


YIHE陳:



原文


随缘的备份。


-




大约七年前,也就是2007年5月29日,上百名在LiveJournal拥有账号的粉丝们一早起来震惊地发现,他们的博客、他们好友的主页以及许多他们喜爱的同人社区都被删除了,完全没有任何预先通知。




据估计,那次LiveJournal大约封禁了500个博客账号。而唯一可寻的迹象是,这些遭到封禁的站名都被划了一道删除线,因此这次事件又被称为“删除线事件(Strikethrough)”。




而在那时,LiveJournal是同人界的主要活动平台,它的好友清单和留言系统使得陌生的同好们能够彼此聚在一起讨论交流。它的隐私设置允许粉丝们自行选择想要多分享一点还是自娱自乐。那是一个发表和归档同人图、文、音影作品的好地方。这些功能的存在,也解释了为何会有如此大量的同人博客被删除,造成如此巨大的破坏性。




LiveJournal花了两天时间终于对用户们的质疑给出了答复。然而猜忌的疑云却已悄悄蔓延开去。起初,LJ仅只声明,有人向他们提出建议说包含违规内容的日志可能会诱导读者犯法,这将给整个网站带来法律风险。然而最后事情揭露,其实是LiveJournal以及其当时的网站所有方Six Apart被一个自称为“纯洁卫士(Warriors for Innocence)”的组织找上了门。那是一个跟民兵运动有关系的保守基督教组织,他们谴责LJ这个网站庇护了恋童癖以及儿童色情内容。




LJ的封禁行动基于其博客下的标签。LJ用户在他们的档案里罗列了兴趣,而兴趣起到标签的作用。LJ对所有加了“强奸”“乱伦”“恋童”标签的文章以及博客一概视之。而作为连带效应,一些为强奸、乱伦受害者提供支持帮助的账号也遭到了封禁。同样未能幸免的还有同性恋青少年,以及众多发布书籍讨论、角色扮演、同人图文的粉丝站点。




5月31日,LiveJournal终于拖沓地发表了一份致用户的道歉信,而至于被封禁博客的处理工作,则花了官方好几个月的时间。根据LiveJournal官方信息,大部分遭遇封禁的账号都被解禁了。但并非所有账号都那么幸运,其中部分包括公益站点和同人站点。




“删除线事件”之后,很多粉丝个体以及社区都纷纷闭锁了他们的主页,让内容只能被社区成员或者他们的好友看见。也有粉丝选择辗转其他博客平台另开账号,比如JournalFen,The Greatest Journal,Insane Journal。毋庸置疑,那段时间LJ弥漫着一股前所未有的草木皆兵的气氛,部分原因是由于LiveJournal未能完成它所保证过的澄清——究竟什么样的内容算是违反了网站的服务条款。




于是,自然而然地,杯具再次发生了。




8月3日,LiveJournal又一次未加警告就封禁了一些账号。而这一次,这些用户名被加粗,因此这次事件又被成为“加粗事件(Boldthrough)”。




群情激愤的LJ用户们等了足足十天,终于等到LJ发表解释,说这一次清删行动是一个工作组的决议结果。这个工作组是LiveJournal的“预防虐待小组”,由LiveJournal的员工以及Six Apart职工组成。组员被委以审查的重任,参与裁决那些被举报的博客是否真的违反了网站的服务条款。而现在,这被定义为是“任何严肃艺术价值不足,难以抵消其内容中包含的性元素”的内容。该小组获得了网站官方的授权,能够不予警告地注销那些违规的账号。




而最终,网站的服务条款被修改为——被确认为违规的账号如果拒绝自行删除违规内容,将由管理员强制删除。也就是说,用户有权利选择撤除他们发布在LJ的“违规”内容,或者自主离开LJ。




在“加粗事件”发生之后,越来越多的粉丝开始迁往其他博客平台。




而就在“删除线事件”发生的前几天,LJ用户Astolat提出了一个新的同人归档网站设想,那是一个由粉丝创造、为粉丝服务的站点。这就是OTW再创作组织(Organization for Transformative)的雏形。它是一个非盈利的网站,致力于提供同人作品的访问阅览,保护作品不受商业与律法的欺压。而“删除线事件”与“加粗事件”无疑推动了这个项目的进程。OTW在2009年启动了Archeive of Our Own(简称AO3)这个网站的公测。




2008年夏天,DreamWidth开张了。DW是由来自LJ的部分前任职员设计的。他们达成了共识,那就是一个日志网站的创建者应当理解它的用户,因为他们自己也是用户的一员。它跟LJ一样是一个盈利性组织,同时提供付费以及免费账户的服务。而与LJ不同的是,DW坚持不投放广告。从界面上来看,它的设计是面向同人界粉丝圈的,并且它的网站服务条款中并未对用户发布内容的种类以及正当性加以限制。




起初,DW创建账号需要获得邀请。这是为了控制新用户的增长速率,以确保硬件、宽带、服务器支持这些资源充足可用。邀请体系鼓励LJ的老用户们带领他们好友一起来玩,同时适当缓冲了LJ到DW的搬迁过程。这个邀请体系于2011年12月被终止。




在2010年1月中旬,DreamWidth突然受到一个组织的施压。该组织试图游说DW的服务商和PayPal,说该网站已经沦为了儿童色情的传播平台。DW拒绝向这次挑衅的骚扰让步,并迅速将情况反应给用户们。这个组织加压的唯一结果是,网站内的付账请求被迫暂停,直到DW找到了另一家支付站点。在此次事件的整个过程中,DW始终忠于它的指导方针,向用户提供实时通告,尊重言论自由,拒绝满足那些组织无理取闹的要求,没有删除任何文章或者博客。




而后就是Tumblr的事情。




Tumblr的推出是在2007年。开始时大多数粉丝圈都有相当的参与。当然也有一些人就它的回复和提问中的字数限制加以批评,并说很难在那里找到一个圈子的同好。




然而,在2013年7月,粉丝的怒火再一次爆发,因为Tumblr未加警告就屏蔽了一些能够通过公开搜索找到的账号。这些账号标注着“自主规制”“成人向”。Tumblr使得相关博客无法被非关注用户访问到,并且还擅自在手机应用上删除了一些诸如“同性恋”“女同”“双性恋”的标签。令人不安的是,与“删除线事件”以及“加粗事件”如出一辙,Tumblr没有立即作出回复,只在24小时之后发布了一份被公认为完全不带歉意的道歉信。Tumblr声称,他们是为了摆脱商业色情,并最终坚称所有被删账户都被恢复了。




如果说在这些事件中有什么教训可以吸取,那便是正如乔治.桑塔耶拿所言:凡是忘记过去的人们注定要重蹈覆辙。大多数博客、社交网站都是商业性的,同人界粉丝圈的存在让他们感到难堪。因此终有一天,为了取悦外界团体、让投资方感到顺心,他们会采取行动,控制发布内容,阻挠粉丝圈,删除粉丝们自以为被安全存档的内容。




而笔者能看到的唯一解决方式,对粉丝们而言,那就是尽量复制、备份他们的重要作品。一位IT行业的朋友曾建议过笔者,在创作一份同人作品之后,应该留三处档:一份电脑硬盘,一份USB闪存,一份网络云盘。在不同的网站多开几处账号。存好你的好友清单名表以及相应的电子邮箱。




因为唯一能够确定的是,这种事情必然还会再次发生,尤其是在我们最掉以轻心的时候。




Fin.


人生目标攒60万娶大少的兄弟回家(。・ω・。)ノ♡

我…发现哥哥切西装外套不掉的秘密了orz

阿醒画的自家歌仙婶闺女六连~







呜哇这个表情实在是太带感了!!!!  @源氏的呆毛 感谢阿醒赞美阿醒!内心最喜欢那张紧紧抓住歌仙娃娃的!微妙的坏掉感简直可以脑补出三万字嘻嘻嘻嘻

【歌仙婶】四时歌(上)

 

*私设奥州合战的远征任务需要一年时间
*ooc预警
*一个普通山城国本丸的故事

        已是深冬,昨夜的积雪又压折了几支精心栽培的红梅。院中惊鹿早已噤声,挂着冰凌在初阳下发着光。领命清晨出征的刀剑男士们聚在大厅里,于本体的鲤口上仔细地抹着上好的丁子油,确保拔刀劈斩时不会为寒气所滞。小心地避开同队的粟田口们,小夜左文字把自己团在角落里,面无表情地看着自己的刀刃。心情……很平静啊……他小心地调整自己的呼吸,已经做好了复仇的准备。远处传来的脚步声吸引了短刀们的注意,靠近门的前田和平野已经抬起头来,等着近侍大人拉开这扇纸门。歌仙兼定呼出一口雾气,笑着分发自己新制的刀装。理所应当地接受着对于自己成果的赞美,歌仙一路走到角落里,蹲下来从怀中拿出最后两个特上刀装,放柔了语气说道“我可是很擅长武具制作的啊,小夜,拿着,你看这光泽如何?”小夜默默接过,嗯了一声,过了半响抬头看见歌仙还在看着自己,眼睛里想要夸赞的意味实在让人招架不住。小夜只得轻轻地叹息一声,挤出几个字“能够很好的复仇了……”歌仙无奈地笑了,摇着头说“小夜不用总是想着复仇的,多笑一笑吧,小夜笑起来很可爱的,与这时节的雪相配的,果然还是笑容的温度啊” “笑容……像和泉守那样的?” 歌仙立刻露出了牙疼的表情,脑中又浮现出和泉守昨夜醉酒后在地上打滚的场景。他狠狠地摇头,像是决心把这段记忆甩出去。“小夜千万别学他!一点也不风雅!!!”眼看着下面的时间将被歌仙的牢骚占据,小夜踮起脚尖,安抚性地摸了摸歌仙翘在一边的头发。 歌仙红着脸撇撇嘴,按下自己的话等着小夜,“歌仙,谢谢你,但是复仇是我存在的意义,我通过修行更加确定了这一点。复仇带来的力量缠绕在我的刀刃上,我能更好地为主人战斗,所以,歌仙,不用担心的。” 看着小夜的决心,歌仙没有办法,眼看着出阵时间临近,只得起身让开,走前还是不死心地说“那也还是多笑笑吧……很可爱的……”望着自家歌仙离去的背影,小夜紧皱的眉头稍稍松了一些。转过身,小夜望着同为极化短刀的队友们“这样的队伍编成,还让我来做队长,应该是紧急的情况吧,那么,出阵吧!”

      “按照目前的进度,江户战场所带来的战损大大超过从前,所幸远征带来的资源足够充足,就是小判因为联队战消耗飞快,建议削减本丸一些无用的开支,比如某些酗酒行为……主殿,您在听吗?”看着自家审神者又开始看着自己走神,歌仙放下那堆让他头疼的图表报告,试图把主殿的注意拉回正途。一旁的少女掩饰般的轻咳一声,谈起加零的当番试图转移话题; 歌仙眼神飘了一瞬,卡了一会后理直气壮地开始抱怨,“主殿你到底在想什么啊!照顾马和田地根本不适合我啊!在马槽旁精疲力尽和在田里弄脏衣服这样一点也不风雅啊!”“嗨嗨,可是我风雅的近侍大人啊,内番工作是轮值的我也不能给你例外呀。换个角度想,观察马儿休憩时的体态,通过日常的照料更好地与他们培养默契,在战场上才能更好地并肩; 照顾生机勃勃的时蔬,想着做成美味料理后食者的笑容,不觉得更有干劲了么?不同于战场,躬身农耕时诵读唐国传来的田园诗篇,不也是风雅万分么?” 歌仙听着自家主殿的说辞,看似很有道理,可总觉得哪里不对。以自己作为初始刀的资历保证,主殿这番话仍然是在转移话题罢了。他干脆地抛开杂念,直截了当地推开隔在二人间的小桌,凑近了询问道“主殿您到底在烦恼什么呢?” 审神者沉默片刻,看着歌仙藤萝色的碎发下意识地想将其规整,手伸到一半却堪堪停住。“昨夜的雪,积得很深呢,你精心修的枝条都压坏了不少”“主殿……”“歌仙,我们算恋人么?”审神者转过头凝视着积雪。“雪总是要化的,别说春日到来的时分,就算在现今的冬时,阳光也会把积雪一点点消融于土地,”少女此时抬起头来,仔细地看着歌仙,话语中带着说不出的难过,“歌仙从最初陪我到现在呢,遇见你真是这个世界上最好的事了,良师益友,堪当大用,不知不觉就没办法把视线从你眼前移开了,说来惭愧,当初自己那篇拙劣的和歌能够得到歌仙的回应,现在想起来都跟做梦一般……” 少女叹息一声,自嘲般地摇摇头“雪会化的,梦也该醒了,我现在冷静下来,实在是做了失职的事呢,我作为人类的审神者,无论如何都不该强求你的感情 ……” “岂有此事!主殿您为什么这样想?在下……” 少女抬手制止了歌仙接下来的话,她在嘴角拉起一个小小弧度,“太渺小了啊,身为人身的我。”等到屋内的线香落下最后一分灰烬,她直起身子,正坐于歌仙前“歌仙明白的吧,四季有时,繁花终朽,我也曾听过其他本丸里审神者与刀结缘的物语,然而不提这不见尽头的狼烟,便是携手白头又如何?”
        审神者停顿许久,“照顾马和田地一点也不风雅,同样的,照顾一个衰老的人类更不,老化的关节没法陪你在雨中的堤岸旁踱步,风寒更是会堵死冬日赏雪的可能,歌仙,你很好,我珍视着你的潇洒,钦慕着你吟诵四时的风雅,然而当我意识到这份感情的不当,我没有办法再抓着你。所以,去奥州合战吧,这份远征不要去在意成果,单纯的欣赏沿途的景色吧。外面的世界很大,长久地留在本丸里为近侍职责所缚的你许久没有出去了吧?这就当一份长假,抱歉,歌仙,对不起,我……”少女已经没有办法再说下去了,歌仙从怀中拿出帕子细细擦去她满脸的泪,“拜领主命,然而,主殿,此次出行将耗时甚久,可否允我一只狐之助?我会寄信给您的。”歌仙伸手将审神者环在怀中,“容我失礼,但是主殿啊,请等我回来。”

【全员亲情向】暗黑本丸卖TOU记(1)

“所以,因为限锻坠机本丸破产,阿鲁几您打算把我们卖掉?”这座本丸的初始刀歌仙兼定正坐于和室中,直直地盯着你,脸上的表情和得知自己得连做一个月的马当番,或者在战场上被敌军打出了真剑有的一拼。

    

 你后背一凉,感觉下一刻就要进入本丸暗堕,自己作为粪婶被刀剑们捅肾的柴刀结局,只得拼命抱着自家初始刀的大腿解释道:“不是真的卖刀歌仙你听我解释!是仙//人//跳啦仙//人//跳!我们串通好找到冤//大//头后就卖刀收钱后你们自己跑回来啊!”

歌仙深吸一口气,勉强按住自己暴起的脾气,把头扭到一边用轻轻的,但是你绝对能听到的声音嘟囔着“一点也不风雅之类的话”一边把你的双手从自己的大腿上撕下来,然后打算同你闹变扭并且理直气壮地逃种田番。你急了,拿出咸鱼生平罕见的机动翻滚着横在了和室的门口,涕泗横流地哭道“上头变天换ts了!”“一直刀帐-1-1-1-1啊!”“毛毛啊毛毛啊!三千圈也不见一根毛啊!”“没有内番围裙,没有的,不存在的”之类的胡话。初始刀只得叹了口气,他知道你不坏,锻新刀与其说是为了自己的强迫症,不如说是为了本丸这一大家子能够开心地团聚。然而就算自己不擅长计算,看着那堆见底的资材也明白自家本丸所面临的危机。更不要说想到自家阿鲁几那联合刀剑付丧神卖刀仙//人//跳的馊主意,歌仙只想摇头。

 

     “总之,阿鲁几,请先由我以近侍身份召开全员的军议,大家一同集思解决我们本丸目前的危机,您看可行?”你疯狂地点头,热泪盈眶地握着自家歌仙的手,仿佛握着自己的老父亲。

 

 

 

       “......以上,就是我们本丸目前的情况。”你像一只鹌鹑一样忐忑地缩在主位,低着头听歌仙细细说完本丸危机的始末,期间近侍大人为了保证参与军议本丸全员能够“风雅而严肃地进行讨论”,暴起打翻了迟到的某大太刀,迷路的某太刀,试图为大家提供奇怪茶点的某太刀,并救下了被某搞事太刀不停喂茶点的某打刀,等等艰辛让人闻之落泪。当然,如果忽略下首“不风雅之辈”身上的青紫,这场军议还是足够严肃,成功的,可喜可贺可喜可贺。

 

         “所以阿鲁几你竟然想卖刀吗!真是吓死我了!看不出来啊阿鲁几你给了我们一个了不得的惊吓啊!”顺着自己被吊在房梁上的绳子,鹤丸兴奋地在上头左右晃悠,“买刀那家冤//大//头发现刀剑跑了也肯定会吓一跳的!不过如果被当成单纯的失//窃那就太平淡了呐!得再惊悚一些,最好在那人的眼皮子底下来场大的!嗯!可得好好想想怎么来一场让人印象深刻的惊吓!”

 

       该说真不愧是鹤丸吗,最先接受你的馊主意并且决定来场大的搞事,就在你发愁的时候,你感觉自己的衣角被一只小手轻轻地扯了扯。你回过头,发现小夜已经收好了一个小小的包裹,正坐在你的身边,仰着头眼睛睁地大大的,“阿鲁几,能不能不要卖歌仙和哥哥们,经济有问题的话就卖我吧。”

 

       你的良心瞬间被暴击了。看着左文字家的两位兄长没法下手只得一左一右抱着死死抱住小夜痛哭的歌仙,你的背后一凉,感觉下一刻就要进入本丸暗堕,自己作为粪婶只得切腹赎罪的自杀结局,你弱弱地伸出手“不,我不是,我没有,小夜,大家你们听我解释!”

 

TBC

 

趁着假期的尾巴写这个毒脑洞,不知道为什么写成第二人称......总之婶婶不会卖刀啦!刀们这么可爱怎么可以卖!好不容易刷出细川组回想的我超级心疼歌仙小夜啊!真的都是刀......不过这篇文是糖!是糖!不光是刀剑之间的亲情也有刀婶之间的亲情!左文字家,伊达组,虎彻家,粟田口家,等等我都会写到的!厚脸皮打个TAG,请多指教(笑)

 

    

飞碟社很懂么

活击药第八集被马舔的时候那个画面真的可以做成gif了……没错那匹马被我附身了!完全是我!是我!